民用和商业航空·第四

作者: 威廉·米切尔·美国 2022-02-14 10:53:42

出自————《空中国防论

出自————《西方军事著作

   运输是文明的基本要素。人民之间的交往越快速,则我们所谓的“文明”越高度发展。商业国家总是以此观点去建立和控制运输系统,以便使他们发送货物的手段可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仰求于人。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运输手段,不管这个国家是一个强大的生产国还是制造国,都无法发送物和取得利润。

   没有比缺乏运输更限制人民的发展了。这在我们大门口的阿勒格尼山区和大西洋沿岸与沿海小岛都有这样的例子。有许多这样的社区,尽管是由首先来到这个国家的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的人组成,尽管他们是我们中最纯粹的美国人,但他们的文明状况,不仅没有获得进步,反而退步了。此地许多人民仍然讲着伊丽莎白时代的英语,并且是中世纪信仰和迷信的牺牲品。众所周知,类似性质的例子,可以举出许多。这些情况,完全是由于缺乏运输造成的。例如有一个例子,我曾多次驾机迫降于这些偏僻的社区,这些人民,不会读书写字,不知谁是他们的州长或众议员,不知道哪里是最近的邮政局,那邮政局仅在八英里之外,在这些特别的社区,他们唯一惧怕的人就是美国税务官员,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唯一与他们打交道的政府。他们拥有唯一的社区组织的原因是为避免税务官员任意解释法律条款而强迫征税和解决邻近家庭宿怨。

   陆上和水面的交通工具只能在它们易于通行的地方活动。在水上是:深水港、海岸凹入之处;可航行的河流;在陆上则是那些可以建设公路和铁路的地方。这些地方也是沿着坡度最少急剧的地方,因此,它们总是沿着河流走或者在被河流侵蚀造成的山口中经过。这些交通工具与飞机无法相比,因为空气这种介质是全世界到处都有的。因此以空气为介质可发展任何地方所需要的交通。不过,商业航空能否赚钱要看它如何与陆上和水面运载工具竞争。这就必须做到航班有定期,运送旅客和货物一定要安全,而不会有太大事故发生率。

   飞机有两个方面优于所有其它运输工具:一是它的速度快;二是飞机是唯一能把货物从空中运送到终点站的运输工具。后一特点已经用来作商品广告,有很大好处,例如用喷烟的飞机在空中机动,写出人人能看见的字句来。另一种用飞机做广告的方法是把物品的名称漆在飞机的下表面,此外还可散发介绍商品的小册子或传单来做广告。航空的另一种用途是作为照相机的空中的装载工具,进行空中照相。照相机的用途极大。它不仅可以描绘地面形状,而且还可以测出地形的高低,因此,它可以用作对整个国土进行航空测量。在我国,自从我们开始测量迄今,只有不足百分之六十的国土面积经过详细测绘,就是这一点工作,已用去好几年时间。如用航空照相,整个国土的全部照相测量,可在两年半之内完成。而所需费用还不到地面测量的四分之一。农业和畜产品加工业地区的空中照相产生了极好的效果,它能从照相底片上所显示的植被特性和地面颜色,经常告知人们哪些谷物可以长得最好,哪里进行灌溉最有利,水电站的位置和输电线怎么安装。在夏威夷的大甘蔗园中,航空侦察是能经常告知灌溉是否达到甘蔗园中心的唯一手段。航空照相可以描绘农场、牲畜饲养场和畜厩的全貌。

   森林航空巡逻队于1919年由陆军航空勤务部队创建,当年为美国节省的钱超过了政府花在航空方面的费用。

   很多例子说明,政府民政部门使用飞机做工作要比以前使用的方法便宜许多。飞机常常是获取信息和需要作此工作的唯一手段,政府民政部门还有许多尚未解决的问题,一个是人工降雨的问题,过去为了消除机场上空的雾,曾对大气中的水汽做过十分仔细的研究。为此而作过许多有趣的实验,说明雾是可以消除的,还可在云中积聚水汽使其降雨。这些实验至今还在进行。水汽的凝结是由于物质的带电粒子造成的。迄今为止是使用沙子,使沙子带上极高电位的电,但其性质与云中的电相反。沙子由飞机从云中或云上撒布下去以便产生这种效应。那些从云中进行人工造雨法的鼓吹者,已经订出了一种灌溉干旱地区的计划,不过,他们准备使用极小的草籽来代替沙子,以便当形成雨后,使它们随之降落地面以长出丰盛的牧草,供大量牲畜食用。他们也没想到大量降雨会冲毁城市和桥梁的危险并考虑如何控制它。尽管这是遥远的将来的事,但它已处于可能范围之内。

   航空勤务部队 [ 校者注:航空勤务部队(Air Service)是美国陆军根据1920年“陆军改组法”成立的,其性质就是陆军航空兵。这一名称在1920到1926年间使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一名称是指美国远征军的航空兵,在1918至1920年期间这一名称指军用航空处与飞机生产局的总称。 ] 已经进行了大量的飞机灭虫工作,特别是消灭蝗虫。一个突出的例子于去年发生在菲律宾岛。蝗虫在棉兰老高原大量繁殖,它们已吃光了所有的绿色植物,需要寻找新的草原以求果腹,所以成群地飞向低地肥沃的甘蔗园。其数量之多,真是铺天蔽日。当蝗虫经过后田野出现悲惨的景象,几小时前高高耸立的甘蔗,现在除短短的残桩和碎渣残叶外,其余都荡然无存。航空勤务部队派两架飞机及机组人员带着“喷洒”设备去灭蝗。这种设备可将砷和其他药物的水溶液从空中撒下,落于地面,蝗虫被毒死而作物不受影响。顷刻之间,成千上万的蝗虫被杀死了。人们用把将蝗虫尸体堆积成山。蝗虫变得如此害怕飞机,以致一听到飞机声,它们就飞走了。用这种方法,许多蝗虫被驱赶入海溺死海中了。飞行员报告说,他们确实能够用飞机把蝗虫围拢并向指定的方向驱赶。几天之内虫灾就停止了。其他例子发生在被害虫毁坏干净的果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种适当的方法用化学药剂来消灭棉铃虫,因为不能做到既杀死害虫,又不损伤植物和危害人畜。

   航空勤务机构已经在某些地方广泛地用于医疗救援。例如,在泰国有一个非常有效的航空服务机构。因陆上交通的效率很差,所以开设了遍布该王国的航空运输网。那儿有大量毒蛇,每年要丧失许多人的生命。在曼谷有一所专门治疗毒蛇咬伤的出色的巴斯德研究所 [ 校者注: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法国微生物学家,首先应用疫苗接种预防狂犬病及其它传染病,1888年建立巴斯德研究所。 ] 。他们就用飞机空运被蛇或其他有毒爬虫咬伤者到那里去治疗。如果这些人们依靠原先的陆上或水上交通工具运送,因为速度太慢,将会得不到及时治疗而全部丧失生命。医疗救护飞机已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地使用。

   民用航空与商业航空是有区别的。民用航空是供政府民政部门使用的,它不参与陆上各种运输工具的竞争,因而它与铁路运输和海上运输费用的比较,和严格意义的商业航空不同。商业航空的出发点是从每元每分钱上与现存的所有运输工具进行竞争,以求得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它必须能取得赢利。我国人民刚刚开始理解到,我们的航空邮政是一件十分出色的工作。现在人们要求航空邮政扩大到全国,以后,将要求扩大到世界各地。这种服务对银行家特别有价值,因为时间因素在商业事务中是最宝贵的。在物品运输中,每增加一小时,在商业成本中要增加人时,增加利息,也就使商业票据的费用增大,结果造成投资增加。因为银行的业务在很大程度上都要支付利息,而利息又是建立在时间因素上的,缩短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运输时间,就可大大省钱。由联邦储备系统倡导的中央黄金基金和每日电报结算的建立,改变了银行经营的方法,使结算时间减少一半,那就意味着每天可让百分之五十的所谓“头寸”投入流通,超过五亿美元。以此推算,单只在纽约一个城市,至少有十亿美元资本是每天以支票的形式流通的。

   当然,阻障商业航空发展的原因是巨大的运营成本和缺乏用航空运货物是有利的知识。

   从纽约至旧金山的邮政线路已经令人信服地证明,一种正规的、安全的和连续不断的航空邮路是可以建立和保持的。这类航空邮路,不论是白天或夜间都可用来飞行,气温高低和恶劣天气都不能阻止航空线的建立。航路实际上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建立。纽约商人协会相信,使用航空邮件,将使与纽约有大量交易的各城市与纽约之间平均节省时间十二至十四小时。据说怀俄明州的夏延市与芝加哥和纽约之间由于邮件送运时间减少一半,该地区之间每天就可有三十万美元的“头寸”流通。堪萨斯城第十联邦储备区有五十九家银行,它们与四千四百一十六家银行每天有二百四十万美元的票据交换额,几乎这些营业额的百分之五十都是与纽约、明尼阿波利斯(明尼苏达州东南城市)、丹佛(科罗拉多州首府)和达拉斯(得克萨斯州东北城市)进行的。这类情况的列举可以遍及全国。我所举的这些例子,足以说明,由于使用航空运输方法,仅在财政活动方面,就能大大节约。可想而知,若在亚洲人口众多的各中心和美洲建立航空邮政机构,两地通信的时间将由四至六周减少到六十至八十小时,其结果又将如何!

   1918年世界大战停止后,欧洲国家就立刻建立航空线。他们把旧的作战飞机加以改装以适应载客的目的,但这类飞机的使用费用自然是很高的。从那时起,已经不断地做出努力,试图发展一种真正的商用飞机,要求这种飞机每磅货物和每客英里的保养和使用费用大大下降。从目前的情况看,今后不用多少年飞机在载运某些级别的货物和乘客方面足可与陆上和海上任何交通工具相匹敌。

   看起来,用飞机运送一磅货的一英里的费用等于用火车运送一吨货物一英里的费用,或者说两者的费用是两千比一。推动飞机在空中飞行所需的每磅重量的牵引力为火车所需要的十倍。火车要爬坡的坡度只有百分之二;而飞机则需要爬百分之二十的坡。飞机燃油的单价十倍于机车燃料,甚至比这还要高,因为机车使用的是低级燃料,而飞机使用的是高级汽油。火车运送一百吨货物只需乘员五、六人,而一架货机每运送一吨货物即需乘员一人至一个半人。

   目前,在距离五百英里以内,飞机到达旅行终点的时间没有现有的铁路系统快,包括一般去机场和从机场进市区的时间,机场通常在市郊汽车要行驶一小时的地方,还要考虑上下飞机可能耽误的时间。如果把航空站建立在轮船码头附近和铁路沿线,并把整个地区建成供飞机使用的飞机场,上述问题就不存在,时间就缩短了。航空站将随着需要的增长而持续不断地扩大。在某些地点之间夜间空运旅客的服务是必要的。最好的例子是纽约至芝加哥之间的交通,如果飞机只在白天飞行,其节省的时间就不多,因为现在火车需要走一个夜间和白天的一部分,白天那部分时间几乎与飞机空运时间相同。但是,如果旅客能于晚上在纽约乘飞机,第二天早晨到芝加哥,九点钟赶上上班,就能比铁路运输大大节约时间。夜间飞行在五百至七百英里距离上是必要的,否则实际上就难于和现有的陆上运输机构竞争。至于水上运输,则上述距离可减少一半,因为轮船的速度较慢。

   至于运送旅客,在满载的情况下任何地方成本为每人每英里十八美分至七十五美分。在严格管理和航路设施完善的情况下,飞机安全与地面运输工具的安全相比,即使不是更好,至少是一样。军事航空经常总要发生一些事故,因为军队必须要有最快的驱逐机,载重量最大的轰炸机和各种最好的性能,因而降低了安全因数。军用飞机必须以大机群活动,经常出现相撞的危险,军用飞机设计时总想给敌人以最大的损害,因而随之产生的危险总是存在的。然而,在商用飞机方面,一切措施都是为了乘客和机组的安全,所以现在已经做到非常安全了,而今后可望获得进一步的安全。大多数商业航空的事故都是发生在遇到风暴和大雾。现在使用仪器已可以在雾中保持安全飞行。用无线电报发出风暴的警告,如果风暴严重,可以着陆,或者避开它。

   在速度方面,飞机已经超过今后还要继续以越来越大的比例超过所有其他交通工具。

   正规型商业飞机的发展将逐渐降低其使用和维护费用。不过,在航线上进行试验是很花钱的,政府必须加以倡导,以便做成这些事情。在欧洲,流行一种高额补贴制度。这种制度大致按下列方针进行工作:假如一个公司要加入政府航路两个地点的飞机运输业务,它就要接受审查以证明其是一个可靠的公司。然后,政府付飞机和设备价钱的一半以援助该公司。装备要经常受政府的检查以保证其随时处于良好状态。所使用的飞机型别,迄今为止都可转作军用飞机。飞行人员和机务人员都经过政府的考查合格,以保证飞机由可靠的人来使用。各公司按其拥有的飞行人员和机务人员数目得到一定数量的补贴。最后,保证公司每年获得一定的净收入,通常为每年百分之五。如果公司的利润低于这个水平,则由政府补足差额;如果高于这个水平,则收入全归公司,政府不再补贴。这种制度不仅发展了商用航空,而且只要付一半的费用就能维持航路上的人员和装备,否则全部费用都得由政府负担。这种机构的基本目的是军事的,而商业部分纯属于次要地位。无论如何,列强已经看到未来航空运输的前途,知道它的潜力,并正为垄断这种未来的运输工具在制订计划。

   在美国,从来没有研究过发展商业航空的制度,只有少量的飞机风险资助,与那些来往于伦敦、巴黎、布鲁塞尔、柏林和欧洲其他部分之间的客货航线相比,实在做得太少了。

   在我国,应由政府建立一家航空公司进行商业航空运输的开拓工作。看来是合乎逻辑的。这家航空公司,可以沿着现有的航空邮路建立商业航空线,以运送快递邮件、货物和旅客。应保持精确的成本计算,空中交通所需的费用和商业飞行所需的最佳设备应公开,以便在任何时候民间航空公司想要开始独立经营,它可确知自己要付出多少开支和能够收回多少钱。当上述这些工作进行的同时,还必须对全国进行商业考察,以确定什么物品用航空运输较为有利。政府的确是唯一能做这些事的机构,因为这需要花费许多钱,做大量的调查。如果能采取这样一种制度,毫无问题美国将很快能在商业航空中居领先地位。当航空线在我国普遍建立起来之后就可建立到南美、亚洲和欧洲的航线。

   远距离飞行方面最新的发展是对气流的研究。正如在接近地面有贸易风(信风)一样,在大气上层也有贸易风。我们都知道,大气范围向上到五十五英里高度, [ 校者注:米切尔所说的大气范围是二十年代人类的认识,实际上按人造地球卫星探测。在二千至三千公里高度上仍有空气存在。米切尔这里所说的高空贸易风是指平流层的西风激流带。在九千或一万一千米高度以上存在强劲的西风,现在民航机都已经利用这种“贸易风”了。 ] 而飞机在大部分有空气的高度中飞行,完全是可能的。我们不能肯定在很高高度层的具体情况如何,但我们可以设想,在稀薄的大气层中,可以使飞机飞得更快。如果我们利用连续不断流动的强大气流,我们就能大大缩短洲际飞行的时间。应该在世界范围内对离地面七或八英里高度上的真实气象进行考察。

   德国在战前,在发展航空运输方面所做的工作超过了其他国家。他们已经完善了他们的飞艇,或如他们所称的“齐柏林飞艇”,据说,他们已经用这些飞艇安全运送了二十多万乘客。轻于空气的飞艇,每人英里的成本大大低于飞机,而且还没有达到飞艇运费的最低限度。较大的飞艇运营成本要比小的飞艇低得多。飞艇乘客每英里付费,大约是三分钱甚至还可更少,而从一地到另一地的速度则几乎是铁路的一倍。当然,飞艇使用的地面设施更比飞机费得多,必须建造巨大的机库并制造在大风和风暴时,系留飞艇的设施。在法国,使用了加固的混凝土建筑,长一百英尺、内部净空一百六十英尺高。一艘飞艇所需的地面设施可能要花一千万美元,但与火车、轮船所需的类似设施相比较,一个航空港花这么多钱就不算多了。据说,宾夕法尼亚火车站及其在纽约的终点站,花费超过两亿美元;华盛顿车站花费三千万;芝加哥湖岸车站花费六千万。与此相比,一个在纽约和一个在芝加哥的飞艇航空港,大约为两千万美元,而容纳的飞艇的数目和规格,能和目前纽约至芝加哥之间快车运载一样多的旅客。

   乘飞艇旅行的舒适难以言喻。再没有什么可与之相比。飞艇的舱内又大又宽敞、可以在其中散步。它没有乘火车时感受的那种震动和颠簸,也几乎没有乘海船所体验到的起伏。没有灰尘,没有噪声,并可保持任何所需要的温度,从舷窗瞭望,给人一种其他任何运输工具所不能得到的大自然美感。当人们了解这种运输方法是安全的,就会很快普及。

   飞艇在空中持续飞行的能力比其它任何航空器都长,而且可以普及获得比任何交通工具都要大的巡航半径,它们可以设计得象英国的R-34飞艇或德国的ZR-3飞艇横渡大西洋那样轻易地横渡太平洋。毫无疑问,如果德国不是受到战后凡尔赛条约限制其发展飞艇事业的阻碍,那么今天它已拥有遍及全世界飞艇航空线了。

   齐柏林公司是一个出色的机构。当齐柏林伯爵为试验这些奇妙的航空器而花尽了他的全部财产之后,德国人民为他筹集了资金。当然,这些资金是不付红利的。它有许多附属公司,有的为飞艇制造蒙布;有的制造飞艇的梁和内部结构所需的硬铝;有的制造发动机;有的制造气囊的金箔外壳以储藏气体;有的制造气体;有的制造许许多多飞艇构造上所需的东西;这些公司把获得的利润又向齐柏林公司投资。通过这种连续和持久的发展方法,保证公司完全不需要政府的帮助。齐柏林公司至今仍然存在。现在它的许多附属公司都在营业而且赚了钱。只要时机一到,齐柏林公司不仅会在德国重振业务;而且还会到其它国家去发展。毫无疑问,它一定会这样做的。

   美国陆军航空勤务部队于1924年12月16日立下了功绩。它对未来使用飞艇有深远的影响。那就是一架飞机在一艘飞艇上降落。飞机和飞艇都以每小时六十英里的速度飞行,飞机靠近飞艇,并被钩住在飞艇下面的一个特制机构上,然后,飞机关闭发动机系在飞艇上保持了几分钟,随后,重新启动飞机发动机飞离飞艇并着陆。这一试验,雄辩地说明了可以在任何地方上空从飞艇上运送物品,旅客可以从飞机登上飞艇或从飞艇上用飞机返回地面,燃料可以运送到飞艇上。总而言之,飞艇可以用作飞机的母船。这实际上就使巨大飞艇的用途增加了许多倍。

   商业航空器发展的另一个问题是象海洋运输那样,需要制订一个统一的航空规则,飞行员和飞机的检验规则。我们还没有管理这类事务的联邦法律。所以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根据地方政府的法令,弄飞机飞行,而不管其安全与否,自然,每个州或社区,都能制订其自认为适合进行航空活动的法令。而在将来,除非制订联邦政府的法案,否则,这种地方航空法令可能会象所有州的数目一样多,而严重干扰空中航行秩序。另一方面,法令一定不要产生这样的效果,把那些小型航空公司,尤其是轻型飞机的公司排挤掉,以影响航空的发展。在去年夏天,我看到一架小飞机从俄亥俄州的代顿飞到哥伦布又返回,距离一百六十英里只带两加仑半汽油,或者说一加仑汽油要飞六十英里以上。如果颁布了严格的法令,就应给予许多帮助以保证其发展,而不是处处给限制而无援助。另一方面,管理和执行规划的机构必须根据航空方面的知识进行合情合理的监督。在英国,在其航空部未建立之前,航空规划是由英国商务部制订的,据说他们所订的第一批规定中有一条说,当两架飞机在雾中相遇时,必须鸣雾笛!还有一些其它的条文也都和这一规定差不多一样的可笑,因为做这件工作的人,都是没经过航空事务训练的。

   我们的航路必须完善地建立起来,沿线应设立识别标志,使飞行员可以看得见,以保证在白天和夜间都能进行正确的飞行。夜间飞行和白天飞行一样可靠,甚至比昼间更为容易,在夜间十二点钟以前,很容易保持航向,因为大城市和小镇都成为很好的信标。但十二点钟以后,由于灯光都熄灭了,如果没有正规的夜间导航灯系统,就很难保持航向了。将来会有无线电导航系统来引导飞机;良好的气象系统向他们预报风暴,以及能向南北或东西避开风暴和能在雾中飞行和着陆的仪表。当这样一套系统能够问世时,旅客和轻量货物能够用定期航班于二十至三十小时之内,从纽约运送到旧金山。这样的业务现在就能开始,预计每人英里费用为六十美分,如果能够满载的话,每人英里可能只要为十八美分。进行一次这样的航空旅行大概要四百五十美元,但速度可比乘火车旅行快三倍并比火车舒服得多。

   可以建立全部经过陆地上空的通往南美的航空线,在五十至六十小时内把旅客从纽约运到阿根廷共和国,同时也可以建立几乎全经陆地上空的由纽约经加拿大、阿拉斯加、西伯利亚直达中国北京的航线,航时在六十至七十小时。至于飞艇运输,巨大的飞艇可比飞机装载更多的东西,不论是货物或旅客,在同样的距离上要比飞机慢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二的时间。以上两种运输方式,都比现有陆上和水上所有运输工具快三至九倍。它们都不受陆上和水上交通那样的限制,只要有空气的地方,它们那儿都能去。航空运输的大发展,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时间呢,在政府的英明领导之下,将会大大缩短,因为任何民办航空公司建设至完善状态,所需资金太多,需要政府的起始投资和传授经验。将来不仅世界每个地方都可以到达,而且世界的本身也相对变小了,因为距离将用小时来度量而不是用英里。空中力量大规模持久的发展,必须建立在坚实的商业航空基础之上。美国在发展商业航空方面要比世界上任何国家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各国军力和装备数据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如有侵权,及时告知

兵事网社区 Ver2.3 兵事网版权所有2020-2030广州兵事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05817931 邮箱:4905984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