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哈切夫斯基与大纵深战斗理论·第一

作者: C.C.比留佐夫 ·苏联 2022-02-11 11:42:37

出自————《大纵深战役理论

出自————《西方军事著作

   译者按:本文为C.C.比留佐夫1964年在苏联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武装力量总参谋长任上为《图哈切夫斯基选集》所写的序言中的有关部分,选译自苏联国防部军事出版社1964年出版的《图哈切夫斯基选集》第1卷第10-18页,题目为译者所加。

   作者谢尔盖·谢苗诺维奇·比留佐夫(1904-1964),苏联元帅(1955),苏联英雄(1958)。1922年参加红军,曾长期担任分队指挥员。1926年毕业于军事学校。1937年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院。同年起历任师参谋长、军区作战部长、师长。卫国战争中历任集团军参谋长、方面军参谋长、集团军司令员。战后历任中央军队集群(驻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苏军)总司令、国土防空军总司令、战略火箭军总司令。1963出任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武装力量总参谋长。1964年10月率苏联代表团访问南斯拉夫时,在南上空因飞机失事遇难。主要著作有:《火炮轰鸣的时候》、《严酷的年代(1941-1945)》等。

   在节选的这部分序言中,作者介绍了图哈切夫斯基在国内战争结束后的主要历程,重点讲他对苏军建设理论与实践的贡献,明确指出他“制定了大纵深战斗理论,并为在军队教育和训练实践中贯彻这一理论做了大量工作”。作者还援引当时重要军事领导人的话作为佐证,并指出:“现实完全证明了图哈切夫斯基结论的正确性。他制定的大纵深战斗理论成为工农红军战术训练的基础,并在以后的年代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需要指出的是,比留佐夫元帅的这篇序言写于苏联共产党第20次、22次代表大会公开否定和批判斯大林 [ 译者注:此后先后受到批判和处理的还有当时苏联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布尔加宁和伏罗希洛夫等。 ] 之后,某些叙述带有“非斯大林化”的痕迹(其他作者在1964年前后写成的文章也是如此),请读者注意鉴别。

   国内战争结束后,M.H.图哈切夫斯基 [ 译者注:M.H.图哈切夫斯基的生平见本书《战争——武装斗争的一个问题》译者按。 ] 为红军在新的技术基础上的进一步巩固和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他知道,虽然国内战争已经胜利结束,但是不能放下武器和安于取得的胜利。巩固红军是所有苏联人民,首先是武装力量指挥人员和政治工作人员神圣的革命职责。

   图哈切夫斯基深刻理解未来战争作为发动机战争 [ 译者注:又译摩托战争。 ] 的特点,为完成党和政府制定的巩固国防、整编武装力量并对其进行技术装备的计划,进行了极其繁重的组织工作。

   1921年7月25日,图哈切夫斯基被任命为当时训练高级和上级指挥人员 [ 译者注:高级(校)、中级(少尉至大尉)和初级(军士)。1943年后简化,将指挥人员区分为军士、军官和将军。 ] [ cdhyy注:注释前半部分似缺若干字。 ] 的唯一机构——工农红军军事学院的院长兼政委。1922年1月,他再次被任命为西方面军司令员。

   1924年5月起,图哈切夫斯基先任工农红军参谋长助理(当时的参谋长是M.B.伏龙芝 [ 译者注:M.B.伏龙芝(1885-1925),苏军创建者之一。早年因参加革命被沙俄两次判处死刑,后改为终身流放,逃出后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十月革命胜利后任省军事委员、军区政委等职。国内战争中历任集团军、方面军司令员。1924年任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副陆海军人民委员,同时还兼任工农红军参谋长和军事学院院长。1925年1月取代托洛茨基任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兼陆海军人民委员。其军事实践和理论对苏军建设和军事学术的发展具有深刻影响。 ] ),随后任副参谋长。同时,图哈切夫斯基继续兼任工农红军军事学院战略部门的主要领导人。

   伏龙芝尊重和高度评价图哈切夫斯基的活动,因此,他挑选图哈切夫斯基担任副手不是偶然的。1925年,图哈切夫斯基在伏龙芝领导下,为落实党提出的、对苏联武装力量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军事改革,做了大量工作。

   1925年11月,伏龙芝把图哈切夫斯基提拔到工农红军参谋长岗位。图哈切夫斯基在这一岗位工作到1928年5月被任命为列宁格勒军区司令员 [ 译者注:据Г.C.伊谢尔松所著《统帅的命运》披露,图哈切夫斯基因与陆海军人民委员兼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伏罗希洛夫关系不睦而请求辞职。 ] 。1931年6月,图哈切夫斯基被调回中央机关,起先任工农红军装备部长,随后任副国防人民委员兼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他在这一岗位上工作到1937年5月。

   图哈切夫斯基无疑是苏联武装力量最出色的军事活动家之一。在担任工农红军参谋长之前,他已是身经百战、政治上成熟、具有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的丰富作战经验、对未来军事发展能够高瞻远瞩的统帅。他在那以前就已充分显示了卓越的战略素养和组织能力。

   图哈切夫斯基除从事军事活动外,还做了大量社会工作。他是历届苏维埃代表大会代表和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多届党的代表大会代表。在党的第十六次、十七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俄共(布)中央候补委员。

   图哈切夫斯基在社会主义和平建设年代的军事政治活动是多方面和卓有成效的。他是向党中央和苏联政府大胆提出一系列重大国防问题的首倡者。这里指的是对军队进行改装、发展新兵种和新军种、改革军队组织体制等问题。

   随着恢复时期结束,共产党和苏联政府着手制定和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这一计划为发展苏联国民经济和根本改造红军开辟了广阔的前景。国际局势紧张也要求巩固国防和加强苏联武装力量。

   1930年1月11日,图哈切夫斯基作为列宁格勒军区司令员,向陆海军人民委员 [ 译者注:即后来的国防部长。苏联国防部历经多次复杂演变。十月革命后第二天(11月8日)成立的陆海军人民委员会是其最早的前身。该委员会很快就被改成军事人民委员部。1918年初该部分为陆军人民委员部和海军人民委员部。1923年,两部合并为陆海军人民委员部(陆海军人民委员兼任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1934年,陆海军人民委员部被改组为国防人民委员部。1937年12月又成立了海军人民委员部。1946年,两部合并为武装力量人民委员部,随即改为武装力量部。1950年该部又分为军事部和海军部。1953年3月两部再次合并,此后称为国防部。 ] 提交了关于整编武装力量的报告。他在报告中写道:

  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给我们严肃地提出了改建武装力量的任务,此种改建要考虑到全部最新的技术因素和大规模军事技术生产能力,以及农村出现的进步……各兵种数量和质量的发展,要求确定新的比例和新的结构上的变化……经过改建的军队也呼唤新的战役法样式。

   图哈切夫斯基在这一报告中提出的主要建议是增加师的数量,发展炮兵、航空兵和坦克兵。

   图哈切夫斯基提出这些问题既正确也及时,至于具体指标,则需要进一步明确。

   但是,图哈切夫斯基的这些建议不但没有得到伏罗希洛夫 [ 译者注:К.E.伏罗希洛夫(1881-1969),苏联重要党和国家领导人。1935年被首次授予苏联元帅军衔的五个军事领导人之一。两次苏联英雄(1956、1968)。国内战争时期历任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集团军司令员、方面军司令员等职。战争结束后任军区司令员。1925-1934年任苏联陆海军人民委员、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1934-1940年任国防人民委员。卫国战争时期任国防委员会委员、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成员,并先后任方向总司令、方面军司令员等职。战后历任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最高苏维埃主席。1926-1960年任苏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团)委员。 ] 和斯大林应有的评价和支持,反而受到了敌视。斯大林在得到伏罗希洛夫完全支持的批示中断言,采纳这一计划,将断送社会主义建设,使其被某种“红色军国主义”体系所取代。

   在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宣读了斯大林对图哈切夫斯基建议的批示。此后,图哈切夫斯基多次请求斯大林重新考虑他关于改建工农红军的建议。他在提出这些请求时强调,苏联不但要赢得未来战争,而且要保持自己的经济实力,不能破坏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既得成就。

   1930年12月30日,图哈切夫斯基不得不再次给斯大林写信:

  伏罗希洛夫同志在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宣读了您的信,信中的提法使我完全失去了把一系列涉及我国防御能力发展的问题提交广泛讨论的可能性。例如,我作为工农红军军事学院战略部门的领导人却被该院除名,而我在那里上了六年战略课。总而言之,我在这些问题上的论点变成了十分错误的东西。不过,我和过去一样坚决地断定,工农红军司令部无原则地歪曲了我在报告中的建议……

   对于这些炽烈的言辞没有答复。斯大林直到1932年5月才给图哈切夫斯基写了一封信,信中承认他对图哈切夫斯基关于改建工农红军的建议态度很生硬和做了不正确的评价。斯大林在信的末尾为这样迟纠正自己的错误致歉。

   我们这样详细地谈这个问题,是为了说明,图哈切夫斯基要在多么复杂和困难的处境下工作。

   图哈切夫斯基考虑到军事技术的蓬勃发展及其对未来战争性质的影响,十分关心新兵种,首先是航空兵、摩托机械化兵和空降兵的发展。同时,他也很重视研究这些兵种的战斗使用原则。

   1931年底,图哈切夫斯基在写给陆海军人民委员的信中,第一次提出了把坦克兵编进步兵师和骑兵师的问题。这个建议被采纳并运用于武装力量建设实践。

   1934年2月,图哈切夫斯基和И.Π.乌博列维奇 [ 译者注:И.Π.乌博列维奇生平见本书《坦克的战役使用》译者按。 ] 一起给伏罗希洛夫写信。信中根据各种演习的经验,陈述了现代航空兵的作用和战斗能力。

  现代航空兵能在长时间内破坏铁路运输,摧毁弹药库,破坏动员和军队集中……一方如果不准备摧毁敌航空兵基地,不准备通过连续不断的空袭瘫痪敌铁路运输,不准备通过人数众多的空降兵破坏敌动员和集中,不准备消灭敌油料库和弹药库,不准备通过得到骑兵和乘车步兵支援的机械化兵团 [ 译者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和战后,苏军兵团指陆军的军、师、旅和海军的分舰队,其中军和分舰队属于高级战术兵团(军有时也称为战役战术军团),师、旅和舰艇总队属于战术兵团(师为基本战术兵团)。常用军语中的其他级别可大致区分如下:军团指各军种的集团军(区舰队)(战役军团)和方面军(集团军群、舰队)(战役战略军团);部队指团(舰)和独立营、独立连;分队指上级建制中的营、连、排、班。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区分可能没有这样规范。 ] 的快速行动,去消灭敌守备部队和各个梯队,那么,这一方就要冒被打败的危险。

   由此出发,图哈切夫斯基和乌博列维奇认为,最近几年工农红军发展的基本和决定性的一环,是迅速增加航空兵的数量。考虑到实际可能性,他们认为红军在1934-1935年可以拥有约15000架作战飞机。

   同时,写信人还陈述了装甲坦克兵对巩固国防的重要作用。

   但是,图哈切夫斯基尽管写了这些,仍然一直关心步兵、炮兵、防空兵和其他专业兵种的进一步发展。例如,在图哈切夫斯基领导下,研究和实行了步兵师和军的新编制,从而大大改善了步兵的组织结构,提高了它们的技术装备程度,增强了快速性和机动性。在他的倡议下,还减少了工农红军装备的火炮种类。这对炮兵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减少火炮型号不仅减轻了工业生产的负担,而且简化了战斗中的使用,减轻了后勤的工作。

   同时,图哈切夫斯基也是发展海军和空降兵许多重要措施的提出者和积极实践者。

   图哈切夫斯基倡议在工农红军中发展空降兵。1934年9月,他在关于列宁格勒军区大演习的意见中写道:“空降兵的使用经过特别周密的考虑。工农红军的空降兵规模最大。”不过,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 [ 译者注:图哈切夫斯基的名和父名,这样称呼表示尊敬。 ] 考虑到这一新兵种的未来,在括号中指出:“……应该使自己习惯于使用成千上万的空降兵。”确实,图哈切夫斯基的预言很快就实现了。到1936年基辅军区和白俄罗斯军区举行大演习时,空降兵已称得上是人数众多。

   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对空降兵的保障特别忧虑和关切。在1934年列宁格勒军区大演习中,曾经尝试过从空中为空降兵供应油料。图哈切夫斯基认为这是很大的成功,建议通过实验性演习进行标准的计算。他和列宁格勒军区司令员И.Π.别洛夫 [ 译者注:И.Π.别洛夫(1893-1938),苏军著名指挥员,一级集团军级(相当于后来的大将)(1935)。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1917年曾加入“左派”革命党,同年10月参加武装起义,1918年参加红军,任塔什干要塞司令,随即指挥部队平定“左派”革命党人叛乱,并正式退出该党而加入俄共(布)。1919年出任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军队总司令。后历任师长、集群司令员、军长、军区副司令员。1927年起先后任北高加索、列宁格勒、莫斯科、白俄罗斯四个重要军区的司令员。1938年7月29日在肃反运动中被杀害。 ] 简短交换意见时,请他检验空降兵如何与自己的航空兵保持联络,航空兵如何对他们进行供应。

   图哈切夫斯基在为各兵种的发展经常不断地做大量工作同时,也关注干部和专业人员的培养。他是建立工农红军一系列院校的倡议者。例如,1932年3月27日,他在给斯大林、奥尔忠尼启则 [ 译者注:Г.К.奥尔忠尼启则(1886-1937),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格鲁吉亚籍。国内战争中历任集团军、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等职。1920年起先后任俄共(布)外高加索边疆区第一书记、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劳动与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等职。1930年起任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1937年2月18日自杀。 ] 和伏罗希洛夫的一封信中写道:

  由于国防委员会 [ 译者注:应是劳动与国防委员会,因为此时苏联没有称为国防委员会的机构(图哈切夫斯基可能是按习惯称呼该机构)。劳动与国防委员会是苏联在和平时期为了指导和协调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关系的一个机关,隶属苏联政府(人民委员会),成员包括军事和经济部门的负责人。它于1920年4月由战时集中党政军大权的工农国防委员会改组而成,列宁(人民委员会主席)为第一任主席。1937年4月撤消。苏联卫国战争时期参照工农国防委员会模式建立了拥有全权的战时特设最高国家机关——国防委员会(斯大林任主席)。劳动与国防委员会不享有两个战时国防委员会的权力,但军队装备建设等问题均须由其决定。 ] 最近通过了关于迅速给工农红军装备坦克、火炮和其他技术兵器的决定,对各专业军事工程师的需求急剧上升,从而要求立即从工农红军军事技术学院分出一些独立的学院,首先要分出:机械化摩托化学院、军事工程学院和军事化学学院。

   图哈切夫斯基在同一个报告中还建议在地方高等院校采取一系列措施。他的建议得到了采纳,从而为红军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图哈切夫斯基深刻而内行地了解军队战斗训练的全部问题。

   1926年11月,图哈切夫斯基作为工农红军参谋长,向陆海军人民委员呈送了关于当年演习总结和1926-1927年度军队训练任务的报告。他在报告中指出,对指挥人员的训练特别是战斗指挥方面的训练薄弱,军队战场机动性差,协同差,后勤工作也差,司令部作用不大,党政工作不切合实际。为了克服这些缺点,工农红军司令部制定了具体措施,这些措施随后得到了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的批准。

   在总结1927-1928年度大演习的报告中,图哈切夫斯基再次写道:军队机动性仍然低下,各级首长没有必需的主动性和独立性,指挥员在战斗情况下不知所措,等待上级指示。所有这些问题都在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1928年12月3日命令中反映出来了。消除这些缺点需要很多时间。图哈切夫斯基在关于列宁格勒军区1934年大演习的意见中写道:“战士和指挥员的积极性很高,但是仍然缺少主动精神。”

   图哈切夫斯基十分重视诸兵种合同战斗战术的发展。1933年10月7日,他向伏罗希洛夫呈送了一份报告,汇报他进行的《加强步兵师在狭窄正面突破敌人筑垒地带》演习的结果。这一报告引起了很大的兴趣,因为图哈切夫斯基在报告中阐述了诸兵种合同战斗原则,这些原则后来得到官方承认,并在条令中固定下来。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认为,现代诸兵种合同战斗是这样一种战斗,它的胜利取决于各兵种协同一致的行动,坦克在其中起着重要作用。图哈切夫斯基这些结论和建议具有很大价值,因为它们是在苏军坦克兵蓬勃发展的背景下提出的。

   图哈切夫斯基写道:

  现代压制兵器作为大规模使用的兵器,能保障同时冲击和消灭战术防御配置全纵深的敌人。

  这些兵器,首先是坦克,能保障:

  1、压制敌防御火力配系,使其大量火炮和机枪不可能参与抗击进攻的步兵和直接支援步兵的坦克实施的冲击及其向防御地带纵深的渗透;

  2、破坏指挥体系,牵制和隔离敌预备队,以在战斗时节、在防御地带纵深各个击破敌战斗队形的不同梯队。

  由于在此情况下步兵推进的成果取决于坦克推进的成果,所以,炮兵主力应用于支援坦克,只有在坦克进至其行动地域以后,才能在没有坦克支援的地段用于支援步兵。

  因此,对步兵的支援由坦克承担,对坦克的支援由炮兵承担。

   在报告的结尾,图哈切夫斯基和往常一样,建议采取一系列实际措施改善诸兵种合同战斗的指挥和组织。由于这次演习中以徐进弹幕射击护送坦克冲击,图哈切夫斯基写道:

  这一方面促使炮兵继续研究各种条件下徐进弹幕射击的组织,并使其适应冲击坦克的速度,另一方面要特别重视坦克与支援坦克的炮兵之间的联络方法。

  最后,十分必需的是,坦克部队要学会在能见度降低的条件下行动及与强大炮兵协同行动。要扎实研究坦克与炮兵之间保持联络的可靠方法……要使坦克、航空兵和空降兵在敌防御地带纵深保持协同,就应预先在战斗计划中按时间和空间协调它们的行动。

   图哈切夫斯基在总结列宁格勒军区1934年大演习时指出,必须使军队学会合围敌人的方法,而且要使合围达到传统的结局。反之,也要掌握从封闭的合围圈中突围的技能。

   同时,他还提出了以下问题:当机械化兵团在防御纵深行动时,必须让其得到航空兵的配属。

   1936年9月,图哈切夫斯基在评述莫斯科军区大演习时,再次指出了这方面的一系列严重缺点:

  1、机械化军从正面突破敌各道防御地带时没有得到炮火支援。损失一定是巨大的。

  2、机械化军的行动缺乏锐气,指挥不好……

  3、机械化军的行动没有得到航空兵的支援……

  4、航空兵的使用……目的不够明确……

  8、通信联络差……

  9、空降兵机降应该得到歼击机的保障。

  10、司令部工作,特别是侦察,在所有部队都很差……

  13、伞兵跳伞时不带武器,这应该改变……

   图哈切夫斯基把自己在战斗训练中的实践活动与他进行的重要科学研究工作紧密结合起来。他利用军队大演习和实验性演习,检验和修正已经制定的战术和战役法新原则。

   随着新兵种的出现,通过同时对全战术纵深实施突击而消灭敌人的条件已经具备。考虑到这种可能性,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制定了大纵深战斗理论,并为在军队教育和训练实践中贯彻这一理论做了大量工作。图哈切夫斯基拟制了专门守则,各部队按照这一守则进行实验性演习。

   1933年9月14日,著名军事领导人И.A.哈列普斯基 [ 译者注:И.A.哈列普斯基(1893-1938),苏军著名指挥员,二级集团军级(相当于后来的上将)(1935)。1918年参加红军。国内战争中任集团军、方面军通信主任等职。1920年起历任红军通信部部长助理、副部长、部长。1924-1929年任红军军事技术部部长。1929年起任红军摩托化和机械化部部长。1934年12月起任汽车装甲坦克兵部部长。1937-1938年任苏联邮电人民委员。1938年7月29日在肃反运动中被杀害。 ] 在给图哈切夫斯基的信中写道:

  我住在托茨基兵营和认真研究大纵深进攻战斗组织原则,已经八天了……

  我在研究自己的课题时,以您拟定的“大纵深战斗”提纲为基础。我能让您高兴的是,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您的理论研究,您的实际上经过战斗实践检验的提纲,基本上完全被证明是正确的。

   应该指出,大纵深战斗理论的实质和意义并不是立即得到所有人的理解和肯定。图哈切夫斯基不得不花费很多力气,力争他的实验在军队训练体系中占有其应该占有的地位。

   当时,伏罗希洛夫就对大纵深战斗原则表现了明显的不理解。他在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全体会议上严厉批评了图哈切夫斯基。

   1933年11月20日,图哈切夫斯基不得不给伏罗希洛夫写信:

  ……您在革命军事委员会全体会议上讲话后,许多人产生了这样的印象:尽管军队装备了新武器,战术应该照旧……

   他在这封信的末尾说:

  我之所以决定写这封信,是因为全会以后,指挥员的思想十分活跃。有人在谈论抛弃新的战术样式,不再发展这些样式,由于(我再说一遍)这与您不止一次说过的意见相左,我决定向您汇报发生的分歧……

   C.C.加米涅夫 [ 译者注:C.C.加米涅夫(1881-1936),苏军著名领导人,一级集团军级(1935)。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任俄军集团军作战部长、军参谋长等职。军衔为上校。十月革命后被选为军、集团军参谋长。1918年参加红军,同年出任方面军司令员。1919-1924年任共和国武装力量总司令。1924年改任红军监察员。1925年先后任红军参谋长、总监察长,后到军事学院任领导职务。1927年起任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副陆海军人民委员。1930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34年起任红军防空部部长。有著作多部。 ] 在1934年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一次会议上说:

  大纵深战斗不是方法,而是战斗样式。它是由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提出来的。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所提的建议,把同时或接近同时向前沿、向敌炮兵部队和深远纵深实施突击作为自己的任务。这是一个问题。同时杀伤敌人的目的是使其无法使用自己的预备队。

   现实完全证明了图哈切夫斯基结论的正确性。他制定的大纵深战斗理论成为工农红军战术训练的基础,并在以后的年代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应该指出的是,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图哈切夫斯基在其全部活动中,都坚持列宁关于共产党在武装力量建设中起领导作用的原则。他是积极贯彻党中央在军事建设领域采取的全部措施的一员。

 


各国军力和装备数据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如有侵权,及时告知

兵事网社区 Ver2.3 兵事网版权所有2020-203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05817931 邮箱:4905984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