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二战历史|曾被遗忘的女子飞行队,“黄蜂妈妈”飞行队

作者: 兵谋 2024-07-03 19:50:22

二战期间,有1000多名美国妇女经过培训成为军机飞行员。她们没有被允许驾驶作战飞机,但她们却承担了盟军运输乃至侦察等诸多任务,近百种机型在她们的驾驭下发挥了巨大作用。然而,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们的故事始终被埋没。

1940年,曾破过世界飞行纪录(跨洲飞行速度纪录和高度纪录)的美国女飞行员杰奎琳·科克伦利用自己的影响组建了一个女飞行中队,但由于女性升空飞行在美国没有开禁,失望的科克伦便带着同伴去了处于战争状态的英国。这些美国妇女要在短时间内学会驾驶分配给她们的任何机种,有时不得不临阵磨枪,但她们非常完美地克服了这些困难,赢得了英国皇家空军的肯定。

其实,早在1930年,美国军方就考虑过使用女飞行员的问题,但美国陆军航空兵的负责人认为这一想法完全不着边际,因为女性太容易神经紧张。这一偏见随着亚欧战场的烽火逼近美国而逐渐变化。1939年,科克伦给美国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写信,建议成立一个妇女飞行团。1940年底,美國总统罗斯福发表炉边谈话,推动美国成为民主国家兵工厂。紧接着埃莉诺·罗斯福发表公开谈话提醒公众,美国进入战争状态,缺少女性半边天是不可能的,她特别提到那群在英国孤独飞翔的女性飞行员,认为她们是等待使用的武器。这番谈话使战争的大门开始向美国妇女敞开,女性升空飞行开禁了。

得到各方支持后,科克伦开始在全国大招募。她规定,申请者的身高不能低于1.59米,年龄不低于18岁半,飞行时间不少于200小时。为了吸引技术成熟的女飞行员加入,19429月,科克伦在首都华盛顿的五月花饭店举行了一场鸡尾酒会,邀请国际女飞行员99组织的成员出席。如有需要,你们愿意为祖国而飞翔吗?科克兰向出席酒会的女飞行员们发出了邀请。两三次联谊酒会后,在科克兰的鼓动下,大部分女飞行员走出了家门。

 

 1720007376995233.png

 

黄蜂妈妈飞行队成立

194111月,美国陆军组建了女子辅助军团,军团当中有不少从英国回来的女性飞行员,虽然她们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还是只被安排没有升空任务的航空兵岗位,如无线电操作员、地勤技师等。美国海军也于1942年组建了女子志愿紧急勤务队。

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各大公司开始转而生产飞机,但因男性飞行员大量到海外参战,如何将工厂生产出来的飞机转场到军事基地成了棘手问题。美国陆军空运司令部找到刚刚回国的科克伦,了解招募女飞行员的可行性,陆军航空队参谋长阿诺德将军向科克伦承诺,会成立一支女子飞行部队。期间,另一位著名女飞行员南希·拉尔夫提议成立一个小型女子转场中队,获得批准。1942910日,女子辅助转场中队成立。

同年10月,第一支WAFS部队抵达纽卡斯尔空军基地,队员当时都还是平民身份,但已经开始在美国上空驾驶军用飞机了。而科克伦则被阿诺德安排组织和指挥一个女子飞行训练特遣队,训练学校设在得州的厄温菲尔德。在那里,1074名女性接受了军队模式的飞行技术训练。19438月,女子辅助转场中队和女子飞行训练特遣队合并,科克伦担任最高领导,重新命名为女子航空勤务飞行队。由于这支飞行队的英文简称“WASP”意思是黄蜂,所以许多人后来就把她们戏称为黄蜂妈妈

女飞行员们故事多

WASP的飞行员从没有飞出美国,也从来没有参加过实战,但她们却创造了惊人的纪录。她们出现在美国境内120多个陆军航空队基地,她们驾驶过美国陆航所有机种,其中还包括具有试验性质、危险系数很高的特种战斗机。她们对一些新型飞机或经过修理的飞机进行测试飞行,她们驾着飞机在全国转场。

有一次,一架波音公司制造的新型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在试飞时出现了一些机械问题,连男飞行员都害怕驾驶,但两名女性飞行员却自告奋勇,驾驶这架被称为夫人鸟B-29在西雅图上空兜了一圈。女飞行员们甚至试飞过飞行特性怪异的B-26轰炸机,许多男性飞行员把该机称为寡妇制造者,女飞行员的表现就是要向男同行证明飞机是安全的。除了转场飞行,女飞行员还在高射炮射击训练时负责拖着靶机,有时也担任飞行教官。在战争的最后阶段,怀特基地的安妮·鲍姆加特成为驾驶YP-59喷气式战斗机的第一位女性。

WASP还诞生了第一个华裔女飞行员。她叫李月英,早年是一家百货公司的电梯操作员,后因酷爱飞行,师从美国著名飞行员艾尔·克林伍德,成为第一个拿到飞行执照的华裔女性。李月英的主要任务是把军用车辆配件运往码头。她有过两次紧急迫降,其中一次降在堪萨斯州的小麦田中,一个农民以为碰上日军入侵,一边大声呼喊邻居,一边拿起草耙追着李月英跑,追上后才发现原来搞错了。遗憾的是,194411月,在执行任务途中,因降落失误,发生飞机相撞事故,李月英伤重不治去世。据统计,这些黄蜂妈妈在战争期间共飞行9650万公里,38位女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牺牲。然而,她们却无权按军人礼仪举行葬礼,不能享受仪仗护卫和官方提供的丧葬服务等男飞行员才能享有的待遇,她们的棺木上甚至不能覆盖美国国旗,连她们的葬礼费也要靠同学、同僚和朋友募捐。

迟来的认同

1944年,由于二战大局已定,许多轮战休假的男性飞行员再也不想回到欧洲,更不愿意去太平洋战场,他们争先恐后地抢着干黄蜂妈妈们正在干的活。19441220日,美国国会不顾阿诺德将军的陈情,取消了WASP部队。妇女飞行团宣告解散,成员们没有得到军方任何补助或荣誉,档案也被封存。她们对于二战的贡献很少有人知道。但生活还得继续,一小批人进入了空军,一些人干起了空姐的工作。但大多数人选择结婚生子,而且从来不谈论她们的经历。

1976年,美国空军宣布,空军学院有10名飞行员即将毕业,她们是首批驾驶美国军用飞机的女飞行员。这激起了仍健在的WASP队员的愤怒。于1942年加入WASP的毕晓普女士回忆说:我们当时都说,你们(空军)做得太过分了。这件事也在美国国会引起一轮激战,结果WASP的档案记录被启封。197711月,美国总统卡特签署法案,同意给予WASP“二战老兵的待遇———这意味着她们去世后,有权在棺木上盖一面美国国旗。这之后,一转眼又是30多年。

200811月,二战女飞行员展在阿灵顿国家公墓美国女兵纪念馆开幕,这一展览直接促成了国会金质奖章的颁发。2009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会决定授予女飞行员们国会金质勋章,大约300名健在的女飞行员现场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在典礼上,奥巴马说,每一个美国人都应该感谢她们的无私奉献。而一位老兵则感叹地说:非常遗憾,很多人已经不在了,这枚奖章恐怕永远不能弥补那些人!


网友评论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各国军力和装备数据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如有侵权,及时告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05817931 邮箱:4905984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