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攻和防御·第一

作者: 【德】卡尔·冯·克劳塞维茨 2022-02-14 21:35:15

出自————《战争论》《防御·第六

出自————《西方军事著作

   一、防御的概念

   防御的概念是抵御进攻。防御的特征是等待进攻。具有这一特征的军事行动就是防御行动,在战争中防御只有根据这一特征才能同进攻区别开来。但是,战争中没有纯粹的防守(因为纯粹的防守就只有一方在进行战争),在战争中防守只能是相对的。因此,防御的这个特征只是对全局而言,而不是对防御的各个部分说的。在一次战斗中如果我们等待敌人的攻击,等待敌人的冲锋,那就是防御战斗;在一次会战中如果我们等待敌人的进攻,等待敌人出现在我们的阵地前面,进入我们的火力范围,那就是防御会战;在一次战局中如果我们等待敌人进入我们的战区,那就是防御战局。在上述各种情况下,防御中等待和抵御这个特征都是对全局而言,并不因此就同战争的概念发生矛盾,因为等待敌人向我们冲锋或向我们的阵地进攻对我们是有利的。但是,我方要真正进行战争,就必须对敌人进行还击,而防御战中的这种进攻行动是在总体进行防御的情况下进行的,也就是说,我们所采取的进攻行动仍然是在阵地或战区的范围内进行的。这样,在防御战局中可以有进攻行动,在防御会战中可以用某些师进攻,因此,防御这种作战形式决不是单纯的盾牌,而是由巧妙的打击组成的盾牌。

   二、防御的优点

   防御的目的是据守。据守比夺取容易,从这一点可以得出结论说,假定使用的是同一支军队,进行防御就比进行进攻容易。因为进攻者没有利用的时间防御者都可以利用。进攻者由于估计错误、恐惧或迟钝而没有利用的时机,都是对防御者有利的。在七年战争中,普鲁士依靠防御的这个优点曾不止一次地使自己免遭覆灭。这种由抵御和据守带来的优点包含在一切防御的性质中。这一优点在生活的其他领域中,特别是在同战争非常近似的诉讼中,已经由“占有者得利”这一拉丁谚语肯定下来了。另外,地形之利是防御者可以优先享用的利益。
明确了这些一般概念以后,我们来谈防御本身。

   在战术范围内,凡是我们让敌人采取主动,等待敌人来到我们阵地前面战斗(不论它是大是小),都是防御战斗。从敌人来到我们阵地前面这个时刻起,我们可以采用一切进攻的手段而不失去防御的两个优点——待敌之利和地形之利。在战略范围内,不同的只是战斗变成了战局,阵地变成了战区,甚至战局变成了整个战争,战区变成了全国国土,在这两种情况下如同在战术范围一样,如果采用进攻手段,仍然不会失去防御的上述优点。

   防御比进攻容易,这一点我们已经一般性地谈过了。但是,防御具有消极的目的——据守,进攻则具有积极的目的——占领,占领可以增加自己的作战手段,据守却不能。所以,为了表达得更确切,我们应该说:防御这种作战形式就其本身来说比进攻这种作战形式强。这就是我们所要得出的结论。虽然这个结论完全是事物的性质决定的,而且是被经验千百次证明了的,但流行的说法却完全同这个结论相反。这就证明,从表面看问题的人们在概念上造成了怎样的混乱。

   防御是一种较强的但带有消极的目的的作战形式,只有在力量弱小而需要运用这种形式时,才不得不运用它。一旦力量强大到足以达到积极的目的时,就应该立即放弃它。由于人们在防御中取得胜利就通常可以造成对自己比较有利的兵力对比,所以以防御开始而以进攻结束,是战争的自然进程。把防御作为最终目的,是同战争的概念矛盾的。换句话说,在战争中只把防御所取得的胜利用于抵御,而根本不想反攻,是十分荒谬的。

   可能有人会举出许多说明防御者一直到最后仍然采取防御,并不考虑反攻的战例来否定上述看法的正确性。但是他们忘记了这里仅仅是就总的方面来说的,而那些用来否定这一看法的战例,都必须看作是反攻的可能性尚未到来而已。

   例如在七年战争中,至少在这次战争的最后三年,腓特烈大帝并没想要进攻,我们甚至可以认为,他在这次战争中只把进攻看作是一种比较好的防御手段。他的处境迫使他只能这样做,一个统帅只做最符合他当时处境的事,是十分自然的。尽管如此,我们也必须把有可能对奥地利进行反攻的想法看作是他整个行动的基础,也必须承认反攻的时机只是直到那时还没有到来,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联系总的情况来考察这一防御战例。上述总的看法在这一战例中,也能找到实际根据,缔结和约的事实就是证明。奥地利清醒地认识到仅仅以自己的力量还不能同这位国王的才能相抗衡,认识到它无论如何必须比过去作出更大的努力,而且只要它稍微放松努力,领土就可能再次丧失,这些足以促使它缔结和约。实际上,如果腓特烈大帝不是有一部分兵力被俄国、瑞典和帝国的军队牵制住了,他就会力图在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再次击败奥军,对于这一点,无人怀疑。

   在明确了防御的概念(在战争中这一概念只能象我们上面那样理解)和规定了防御概念的界限以后,我们再来谈谈防御是较强的作战形式这一论点。

   对进攻和防御作过仔细的考察和比较以后,这一论点就十分清楚了。如果说进攻是较强的作战形式,那么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采取防御这种作战形式了,因为防御终究只有消极的目的;如果双方都只想进攻,那么防御就不可能存在了。但是,追求较高的目的要付出较大的代价,这也十分自然。谁认为自己的力量相当强大,足以采取进攻这种较弱的作战形式,谁就可以追求较大的目的;谁要是给自己提出较小的目的,谁就可以利用防御这种较强的作战形式的利益。过去的战争,从来没有用一支较弱的军队在一个战区进攻,而让一支较强的军队在另一个战区防御。如果说自古以来情形到处都恰恰与此相反,那么这就充分证明,即使是最喜欢进攻的统帅,也仍然认为防御是较强的作战形式。

 


各国军力和装备数据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如有侵权,及时告知

兵事网社区 Ver2.3 兵事网版权所有2020-2030广州兵事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05817931 邮箱:4905984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