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第十二

作者: 乔治·赛勒斯·索普·美国 2022-02-14 11:21:40

出自————《理论后勤学

出自————《西方军事著作

   迄今为止,我们只是探讨了组织问题中有关职能分工的那一部分。对一个组织而言,除非它的每一部分都能良好地工作而使整个机器顺利地运转,否则便无实际价值。这就是说,必须保证做到:工作人员能适应可能向他提出的任何要求,并快速作出反应。

   因此,如果研究理论后勤,而对后勤组织的各个部分怎样才能有效地工作的理论不作一番探讨,那就不能说完成了研究的任务。一个组织的各个部分都要有效率。

   效率可以说是完成某项预定工作的能力。我们也可以说效率指的是执行某项任务所应具备的某种知识水平,或者说是指产生的效果与产生该效果所耗的能量之比。这里的一个突出之点是:能力和知识都是主观的东西,而任务是客观的东西,主观条件必须适应客观需要。这就是说,“作战机器”中每个工作人员应当具备的能力与知识,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必须以满足任务的需要为准。这实际上也就是:对任务的预计,决定着衡量效率的尺度。

   分配给“作战机器”中各个工作人员的小任务是千差万别的,但大任务对所有人来说都一个样。所以,完成小任务的条件是需要专业化,而完成大任务的基本条件是人人都应具备的。例如:指挥官的专业是通过指挥控制其管辖的部队;炮手的专业则是操纵火炮;对指挥官也好,炮手也好,都不再要求他们精通别的专业。而两者的大任务都是打败敌人。有人可能认为,用这样一般的语言来提任务,难以充分说明所要求的条件,其实并非如此。因为,实实在在地说,如果一支作战军队不是人人都有强烈的求胜之心,只要有一个人玩忽职守,一场战斗就可能败北;如果每个部队都怀有强烈的愿望去克敌制胜,那就无异于战斗差不多已经打赢。使人们养成求胜的冲动的个人素质是:意志、决心、奋发上进、专心致志、坚韧不拔、目的与目标明确、体力充沛、有勇敢精神。有了上述素质,基本上也就有了效率的力量要素;它们能激发人们的冲动,而行动的指导有赖于效率的知识要素。知识这个条件分为两类:一是上面已谈过的专业知识;二是基础知识,即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军队的所有成员都必须有此种基础知识)。

   我们不能说,最低一级属员的效率同指挥官的效率一样重要,因为后者如缺乏效率,产生的不良后果更大。当然,在个别情况下,最低一级人员的愚昧无知,也可能导致一场关系国家命运的战局失败。

   据说,腓特烈大帝(1712-1786)麾下的步兵被驱上战场,是由于害怕那走在后面、手执棍棒的军曹。士兵们在前有敌人,后有“九尾鞭”的情况下,除鼓勇而进外,别无他路。但那是军队规模小,采用密集队形的时代,战争不象今天这样惊人的激烈,并已成为科学化的一件大事。四十五年前,善于分析的德国人已经认识到:

   “随着现代枪炮火力的加强(时在1870年),战斗和战术队形相应地变得松散了。队伍这样松散,怎样去控制分散行动的人群,使之保持紧密的协调,并引导他们,驱使他们去冲锋陷阵呢?” [ 注:R·M·约翰斯顿:《武器与竞赛》,纽约出版,1915年,第76页。 ]

   这就是说,随着现代作战队形的疏开,单个的步兵必须能随机应变,正确地主动行动,并与其翼侧的士兵保持协调。

   作战中的舰船,情况也与此相似。舰长在某一时间之内只能呆在船上的某一地方,而不能处处都在;同样,一个军官也不能事必躬亲。战斗打得乱糟糟的时候,每个人都要能在非常情况下当机立断。即使是最低层的人员,也可能要求他们有大智大勇。比如说,机房或锅炉房出了事故,或者弹药库发生了意外。如果“在场的人”由于不了解更大范围内事物的因果关系,而未能发挥其主动性,归罪于他们也是不公道的。

   我们说清了效率的必要性,进而就要探讨获得效率的方法。人们通常认为,获得效率的方法是训练。那么,什么是训练呢?

   有部词典对此所下的定义是:“有系统的指导和练习,象在某些手艺、技艺或职业中那样,对精神或身体方面的有条理的教导、教育过程。” [ 注:《新标准英语词典》,芬克-瓦格纳尔斯出版公司版,1915年。 ] 教育的定义则是“有系统地发展和培养智力、感觉和行为的正常能力,使人们在特定的生活条件中或在一般生活中能有效率”。 [ 注:《新标准英语词典》,芬克-瓦格纳尔斯出版公司版,1915年。 ] 实施教育是“通过有系统的训练、指导和纪律去发展人的正常才能”。 [ 注:《新标准英语词典》,芬克-瓦格纳尔斯出版公司版,1915年。 ]

   训练主要与发展技巧(技艺)方面的才能有关,而教育涉及到一个人的全面发展。作战官兵必须具有超出训练范围之外的东西。为使他们养成爱国的激情和发展令人赞尝的才能,还必须熏陶他们的感情。简而言之,要使组织臻于完善,教育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我们已经说过,全体官兵都必须受教育。

   但是,按照上面所述的定义,教育这个过程范围相当广泛。虽然我们最终可能得出结论说,广义的教育是需要的;但开头我们可以只研究对官兵进行狭义教育的必要性,把教育看作是“一般地传播现有的知识”,不考虑纪律及文明问题,而只考虑知识。 [ 注:莱斯特·沃德:《应用社会学》,第290页。 ]

   由于作战机器的一切成员,时刻有可能要对困难的形势作出估计,并采取正确的行动,因而必须具有足够的一般知识,才能做出正确的结论。单单认为某个人智力正常,甚至超过了一般的水平,并不能保证这个人的结论正确。玛志尼(Mazzini)说得好:

   “没有受过教育,你就不能在善与恶之间作出正确的抉择;……对你自己的使命得不到正确的定义和了解;……没有受过教育,你的才能发挥不出作用,也产生不出成果。” [ 注:《人的职责》——对工人的讲话,纽约版,1892年,第13,74,93页。 ]

   莱斯特·沃德则说:

   “头脑里缺乏一般性的知识,一切专门的知识就会乱成一团,……精神也会处于混乱与糊涂的状态;而这种精神状态产生的思想(如果可以称之为思想的话),不可能对生活或行动起指导作用。” [ 注:莱斯特·沃德:《应用社会学》,第302页。 ]

   他所说的知识,指的并不是记忆大量的事实,而是指对规律和原理的认识,亦即经过概括的知识,“一切事实和细节必然富于普遍化的知识之中”。

   对因果关系的分析是人类全部思维才能中最基本的一条。人之不同于动物,就在于人有推理能力;人的天性是能对其周围的事物进行思考。如果他的结论有误,那是因为他未能收集或考虑对其推论有重要意义的一切事实。例如,在古代美洲人们勤于思考的文明进步时期,据说甘心牺牲在首领坟上的殉葬人有八万之多。这是一种建立在错误前提上的合乎逻辑的行动。那时人们是这样推论的:既然首领生前旅行必须由一大批卫士和仆役随行,在他走向冥冥天国,将在那里无限期逗留时,这种旅行意义之大,非同寻常,肯定需要一支同样庞大的队伍去侍候他。 [ 注:赫伯特·斯突塞:《社会学原理》,第1卷,第204-205页。 ] [ 注:查尔斯·莱图尔诺:《品性论以后的社会学》,第2版,巴黎,1892年版,第291页。 ]

   据说动物不会推理,但它们肯定有某些知识——足以满足它们需要的知识;而它们的不能推理,反使它们避免了错误。

   “无知比较安全,错误造成危害。只根据有限材料进行推理的能力愈强,由此得出的谬误结论就愈易把人引入迷途,并对人类造成灾难性的危害。”

   “当然,迫切需要的是为思考提供材料……但问题是如何去做到这一点。真理无吸引力。错误讨人欢喜,它会支持各种各样的谬误想法。它是一支海妖之歌,能把意志薄弱的航海者引诱到荒凉的海岛上;在那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使他们的心灵重新获得希望,他们死去了,一堆白骨遗留在寸草不生的沙滩上。在时间大洋的所有海岸上,到处有已经褪色的错误思想的残骸。” [ 注:莱斯特·沃德:《应用社会学》,第81页。 ]

   问题是,即使长官不想让他的士兵们有思考能力,只需要他们盲目服从,他也不能阻止他们去思考。人要思考,也必须思考。人不甘心于停留在动物的无知状态,但人如得不到指导,就会糊里糊涂地犯错误。哪怕是对一个简单的事实或者一个简单的原理发生误解,也会使我们推理所得的结论出现很大差误!例如,在解决军事问题时,对敌方的兵力和部署的设想,即使发生极小的变化,也可能要求重新确定截然不同的对策。对有头脑的人来说,他要是不掌握有关当前问题的各方面情报,就做不出正确的结论。

   沃德曾提出一个惊人的主张,即每个身心健全的成年人,都应当掌握全部已有的知识。他的解释是:

   “这样一个主张可能使人认为是空想,但当你完全领会它的意思之后,就会知道并非如此。如果说每个人都应掌握所有的真理,这对某些人而言,可能变得更聪明一点。……懂得了大的真理,每一个小真理,每一个小的知识项目,全部经验和大自然中的每一个细节,只要它一被人意识到,就能找到它的位置。只有人的头脑掌握了普遍真理,这类细节才能有某种意义或某种价值。” [ 注:莱斯特·沃德:《应用社会学》,第302页。 ]

   教育的指导原则应当是:最普遍的知识是最实用的。我们应当懂得的这种普遍性,便是大自然的规律。它们之间的关系亦如因果关系一样。要了解这些规律,我们必须研究它们的这种关系。因此,如要懂得心理学,我们就必须知道生命的基本规律——生物学;但是生物学表明,生物是一种化学有机体;化学是以物理学为基础,物理学又是以宇宙天文学为基础;因此,研究这些学科的自然顺序应当是:天文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心理学。初学者按照这种因果顺序学习各门知识,每个阶段都能有坚实可靠的基础,并保持清醒的头脑。如果可以把他的知识体比做一个高层建筑物,他就能有把握地断定,何时可达顶端,而尽收眼底风光。任何其他的学习顺序必然会造成混乱,其过程必将令人厌烦、困惑;而按照自然顺序学习,则会充满乐趣,使人振奋。

   有人可能问道,此种假想的教育理论是否能用于作战部队的训练;如果可以,又能应用到多大程度?是否只有军官才能这样训练?还是应将所有人员都包括在内?这一计划又怎样同专业化的想法协调起来?

   我们先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专业化应受到提倡,但人们只有在掌握了基本的规律之后,才知道他最适合于干什么专业。而且,当他尔后干他的专业工作时,他才能有坚实的基础;并能从他所学专业知识中超脱出来。另一方面,教育如果不按自然顺序行事,就难以保证当事人开始进入专业化时是否真正够格,所选专业是否对头。

   由此也就解决了前面提出的其他问题,因为军官和士兵的职责不同只在于专业的不同。在军事组织中,这两大分工是由“指挥”和“服从”两种不同的特性,亦即“领导”和“执行”体现的。两者都以基本的规律为共同基础,因为军官必须知道什么样的指挥适用于什么样的具体情况;同时还要根据他的知识,确信他给别人下达的不是一项无法执行的命令。士兵之所以必须懂得基本的规律,是为了知道怎样去执行命令。军官不能把执行命令的一切具体做法详尽无遗地告诉下属,因为军官如果抓了这些细枝末节,那就违背了指挥与服从(或者领导与执行)的整个理论。现代军事组织的发展趋势是执行的分散化,也就是发挥下属人员的主动性。统率许多部队的总指挥官是以概括的语言发布命令,而命令的繁简是以确保联合行动所必需的事项为度。下级部队的指挥官则从总的命令中明确本部队的任务,并进而发布使用本部队作战的命令,但也不剥夺其下属指挥官的主动权;同样,下级军官接到上级命令,则将任务逐一分派到其所辖部属。在命令从上而下的传递过程中,不管哪一级,都须或大或小地保留如何具体执行的决定权。因此,即使是最低一级的下属人员,也必须懂得基本的规律(有时学这几条,有时又学另几条)。他的知识虽然就范围而言不同于他的上级或最高指挥官,但必须同他们一样精确。最低一级人员与最高一级人员在知识上的差别,在于专业化程度不同。今日的将军过去也学习过列兵的职责,后来是专业化程度的逐步提高才使他上升到越来越高的指挥岗位。专业化程度的分级是军事组织的精髓所在。为了使它能真正按照这种组织的理论起作用,必须要有了解基本原理的共同基础,否则,军官就不可能只是指挥,而必须兼管执行。其结果必然是:在需要他把时间用到更重要的职责上时,他的时间却被琐碎细小的执行工作耗光了。

   在民间社会中,也如在所有国家的陆、海军部队中一样,最最引人注目的失败是见之于刑事机构。凡观察过罪犯的人,都不能不产生以下的印象:或者是大多数罪犯对他们周围的整个事物一无所知;或者是少数罪犯对他们周围事物的某些个别方面出奇地迟钝,但对别的一些事物却又异常敏感。前一类罪犯纯属愚昧无知,后一类罪犯则是受了不正常的(亦即不自然的)教育。通常的表现是:他们在某一方面的发展比他们对大多数事物的了解要早得多。每个罪犯管理机构在罪犯们要求看高级研究读物时,都感到为难;这种要求通常是那些不愿上学和从小学习成绩不佳的罪犯提出的。这种反常的教育造成了平衡的失调,从而破坏了当事人的均衡感,并导致了他们的错误行动与犯罪。后一类罪犯更难有改恶从善的希望,因为他们不能再恢复到孩提时代的无知,或者返回到能重新获得正常发展的地位。前一类罪犯,虽也失掉了平衡,但为了重新做人,需行纠正的程度相比之下要小得多。

   有一位监狱长,在同罪犯长期打交道之后,对其看管下的人员作出了同样的分析。他的意见大致如下:人们变成罪犯,是因为他们不能正确评价正常生活的美好和价值。他们拥有的生活经历太少了,以致不能恰如其分地作出上述评价。他推断说,补救之计在于通过一系列的讲课填补其不足(讲课时要按照自然顺序说明自然现象)。

   几年之前,若是有人提出建议,要一批罪犯去听自然规律的讲课,定会引起多数讲求实际的公民的嘲笑与挖苦,因为他们宁愿绞死罪犯。但在今天,抱实事求是态度的犯罪学家对这样的想法已不嗤之以鼻,而教育机构正在按此行事,并且大有成效。

   然而,毫无疑问,有些人要是看到一位身体结实的老骑兵或者一位饱经风霜的老水手正在听这一类课的情景,很可能感到好笑。这当然有它的道理。从原则上说,因为教育需要循序渐进,它同到晚年才开始施教的思想是截然对立的;这后一种做法是不可取的。循序渐进的教育必须从人生的早期开始。颠倒了这个自然顺序就会遭受损失。我们并不否认,从经验中而不是从理论的教育中得来的知识也会有很大的价值。但靠经验这位老师学得慢,而且这种方法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一个人要毕其一生方能取得的经验,如果接受系统的教育,则在受教育的成年期内就能获得。因而,一位受过教育的青年在他步入实践初期时,其效率就可能相当于只靠经验的人到晚年才达到的水平。

   如果我们承认,上面所述的基础教育,对复杂的现代化战争中的士兵来说,是发挥他们的最高效率所必不可少的。有人会问,怎样才能实现这样的教育呢?据说,陆军和海军的军官,个个都忙于处理日常的技术工作,因而没有时间进行基础教学工作。克服这个困难,有以下两个办法:或者是增加军官人数,才能抽出足够的人来满足教学需要;或者是调整地方学校的教育课程,使之遵循自然的顺序,能为陆军和海军输送入伍后即可开始技术训练的真正合格人才。当然,后一办法要求军事领导当局和教育家们通力合作。毫无疑问,教育家们有朝一日终将同使用人才的各行各业(不管是工业界,还是国家机关)进行密切的合作,按照使用部门的不同要求进行人才的培训;但要在全国范围内提高效率,再过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也难以实现。因而在这之前,军方必须培训它自己的人员,使之具有为地方学校所忽视而又十分重要的一切学识。

   这也就是说,陆军和海军的军官们必须是称职的教师。他们的工作时间,只应有极小一部分不用在这个方面。实际上,整个战争机器真正用于打仗的时间,同它花在准备和培训工作上的时间(也就是训练或教育工作的时间)相比较,终究是很短的。而培训工作的主持者(即教员),应当熟悉施教的最佳方法,也就是说,应当熟悉教学法(这门科学应列为军事课程之一)。教学成为一门艺术,不但更有益于受教育者,而且更有利于军官完成本身的任务。

   假定国家的作战部队是由身心都正常的人员组成,他们受过初等教育,掌握了自然基本规律的知识,则技术教育计划可以大致规定如下:

   (一)陆军(初级)

   1、 陆军军校学员:

   (1)外语知识,这是阅读技术文献、掌握军事科学所必需的。

   (2)卫生及伤员急救。

   (3)行政管理(包括同司令部各部门联系业务的方法)。

   (4)军法及有关程序。

   (5)陆军规章条例及惯例。

   (6)国际法有关军队部分。

   (7)机械绘图和手工绘图,以及军用地图绘制。

   (8)摄影。

   (9)步兵、骑兵及炮兵教练,讲授这些兵种的战斗力,纪律养成教育,使军校学员有机会选择最适合他的兵种。

   (10)教学法。

   (11)心理学。

   (12)数学。

   (13)画法几何及微积分。

   2、 士兵:

   (1)卫生及伤员急救。

   (2)行政管理。

   (3)军法(只限于讲授军法规定的士兵合法权利及其在军队中的法定地位)。

   (4)陆军规章条例及惯例。

   (5)国际法有关军队部分(包括该法对士兵对敌方战斗员和非战斗员的行为准则规定)。

   (二)陆军(中级)

   1、 军官:

   (1)对军官所属兵种的战斗使用,施行实际与理论两方面的教育。

   (2)军用电学。

   (3)战史及军事政策。

   2. 士兵:对士兵所属兵种的战斗使用进行实际教育。

   (三)陆军(高级)

   1、军官:

   (1)在战争中使用各兵种的理论教育。

   (2)参谋部职责。

   (3)后勤部职责。

   2、士兵:讲授司令部工作中较次要的职责,如文书工作、地图绘制、命令拟制、摄影,等等。

   (四)海军(初级)

   1. 海军军校学员:

   (1)外语知识,这是阅读技术文献、掌握军事科学所必需的。

   (2)卫生及伤员急救。

   (3)行政管理(包括同司令部各部门联系业务的方法)。

   (4)海军军法及有关程序。

   (5)海军规章条例及惯例。

   (6)国际法有关海洋部分。

   (7)机械绘图和手工绘图,以及地图绘制。

   (8)摄影。

   (9)航海训练,如游泳,划船和航行。

   (10)步兵教练,纪律养成教育。

   2、 士兵:

   (1)卫生及伤员急救。

   (2)行政管理。

   (3)海军军法(只限于讲授军法规定的土兵合法权利及其在海军中的法定地位)。

   (4)海军规章条例及惯例。

   (5)国际法有关海洋及海上部队的部分(包括该法对士兵对敌方战斗员和非战斗员的行动准则的规定)。

   (五)海军(中级)

   1、军官:

   (1)详细讲授军官所属兵种的战斗使用。

   (2)海军战史及政策。

   2、 士兵:对士兵所属兵种的战斗使用,进行实际教育。

   (六)海军(高级)

   1、军官:

   (1)在战争中使用舰队的理论教育。

   (2)海军参谋部职责。

   (3)海军后勤部职责。

   2、士兵:讲授司令部工作中较次要的职责,如文书工作、地图绘制、摄影、命令拟制,等等。

   陆军和海军参谋的人员空缺,应全由相应的参谋学院毕业生补充。分配时可同时给予适当提升。参谋学院入学人员通过遴选决定,标准是本人的优点及是否适于深造。某些部队(或单位)的指挥官每年应有权指定一名或几名军官参加技术科目的竞争性考试,最后由参谋学院择优录取。参谋人员分配时可破格提升,以促使军官争取进参谋学院学习的劲头,并激励他们从决定终生当一名陆军或海军军人之时起,就要作出最大的努力。

 


各国军力和装备数据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如有侵权,及时告知

兵事网社区 Ver2.3 兵事网版权所有2020-203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05817931 邮箱:4905984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