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如山的司马穰苴及其宏大深远的《司马法》

作者: 2022-02-07 17:33:27

司马法.png

出自————《兵家学派》

  司马穰苴是春秋末期著名的军事家,所著的《司马法》被列为《武经七书》之一,对后世兵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 执法如山的司马穰苴

  司马穰苴本是陈国田完的后裔。田完原姓陈,后因陈国的一次内乱而投奔齐国,被齐桓公收留并封为齐卿,改姓田氏。

        田穰苴因治军有方而被尊为大司马,遂又称司马穰苴。其生卒年月不详,大约活动于公元前6世纪初叶春秋末期的齐国,与齐景公执政时的相国晏婴为同时代人。

  齐景公时,齐国国力衰微,晋国乘机从西面进攻阿(今山东阳谷东北)、鄄(今鄄城北)两地;燕国从北面侵入河上地区(今德州、沧州北界)。齐军连战连败,齐景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无计可施。相国晏婴向景公推荐田穰苴,说他“文能附众,武能威敌”。于是景公召见了穰苴并同他讨论退敌之策。景公听了穰苴的一番议论后非常高兴,便任命他担任将军,去抵抗晋军和燕军的进攻。穰苴认为自己出身卑微,虽官居大夫之上,但难以服众,请景公再派一名位尊而权重的大臣作监军才好。景公同意这一请求,派庄贾充任此职。穰苴辞别景公,并与庄贾约定:“明天中午在军营门口会面。”第二天,穰苴先到军营,等待庄贾。庄贾一向骄横自大,不把穰苴放在眼里,竟然去会见为他送行的亲戚朋友,饮酒作乐,延误了时间。到了中午,庄贾还未到军营报到。穰苴便走进军营,整顿队伍,宣布纪律。时已近夕,庄贾才到。穰苴责问庄贾为何迟到?庄贾则满不在乎地推辞说因亲戚朋友为自己设宴送行而来晚。穰苴厉言曰:“将军受命出征,就要忘掉家中一切;到了军营,就要忘掉亲戚朋友;击鼓进战时,就要把生命置之度外。”于是决定按军法规定斩杀庄贾,即使景公派人讲情也无济于事。庄贾被斩后,军威大振。大军出征时,穰苴部署周密,一路上关怀爱护士卒,士卒无不感激。三天后,穰苴率部同晋军交战,士卒个个奋勇当先,连伤病员也请求上阵。晋军看到这种情形,急忙撤军。燕军听到消息后,也北渡黄河,撤军回国。穰苴率军追击,收复全部国土,凯旋回师。景公与各位大夫到郊外迎接。不久,景公尊奉穰苴为大司马。然而,代表旧贵族势力的大夫国氏和高氏对田氏忌恨在心,寻机向景公暗进谗言,致使齐景公革除了穰苴的大司马职务。穰苴因长期郁闷,最后发病而死。齐简公四年(公元前481年),其后裔田常杀了齐简公,拥立齐平王,任相国,尽杀公族中的强者,为田穰苴报了仇。后田常的孙子田和自立为齐威王,推广运用穰苴兵法,齐国便一度成为战国群雄的盟主。


  (2) 宏大深远的《司马法》

  《司马法》约成于战国中期,又称《司马穰苴兵法》、《古司马法》等,曾出现过多种版本。今本只存一卷五篇:仁本、天子之义、定爵、严位、用众。有《续古逸丛书》影宋本及明、清《武经七书》系统诸本。国外有日、法等文本流传。

  《司马法》的突出之处,在于司马穰苴第一次对战争问题提出了明确的看法,即“以战止战”的战争观。他认为:“杀人安人,杀之可也”;“以战止战,虽战可也”;“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仁本第一》)。这些论述,既不笼统地反对一切战争,又不盲目地鼓吹战争。如果用正义战争去制止已经发生或将要发生的非正义战争,则正义战争是应该进行的;如果强国和大国,一味依仗兵强势众而穷兵黩武,欺凌弱国和小国,发动非正义战争,其国必定灭亡;如果以为天下已经安定,或害怕伤亡而松懈乃至忘掉战备,这样的国家必定面临危险。这些论述,至今仍有它的生命力。

  《司马法》中“以战止战”的战争观,在其经国治军方面的反映,便是“以仁为本”、“以仁为胜”的思想。它认为,对民施仁,就要吊民伐罪,兴师举兵要考虑时机,不要耽误农时。对部下施仁,就要在危难时不忘掉他们,胜利果实要与其分享,失败的责任由己承担。对攻取之国,勿烧杀抢掠,不毁坏田园、庄稼和林木,不要伤害老幼和无辜,对敌方的伤病员,也要治愈后送其回家。这些做法的目的,就是要最大限度地消减对方军民的敌对情绪,使之心悦诚服。这是《司马法》的高明之处。

  图10 《续古逸丛书》影宋本《司马法》

  《司马法》对作战指导也有许多精辟的论述。即要求战争指导者在战前需从多方面进行谋划,创造取胜的条件。书中指出:打仗一要把握有利的天时和时机,二要有充分的物质准备,三要有高涨的士气,四要选择有利的地形,五要有精良的兵器和对各种兵器的搭配使用。这些也就是《司马法》在其《定爵第三》中所讲的“顺天、阜财、怿〔yi 艺〕众、利地、右兵”之“五虑”的要义。在作战中,它要求将帅既要事先考虑周密,制定正确方案,又要注意随时应变,因情而措置,使自己处于主动地位。同时还要注意掌握敌情,对远处之敌要派出谍报人员,对临近之敌要注意观察敌军动静,了解其变化,打击其薄弱之处。

  《司马法》还把兵力众寡、强弱、军队治乱、行动快慢、进退、难易、固危、强静与微静、小惧与大惧等因素,抽象为“轻、重”两个对立统一的因素,进行分析考察。指出轻、重是不断变化的,不能墨守陈规,呆板运用。用朴素的辩证法思想去探讨战争和军事问题,这在古人中是难能可贵的。

 


各国军力和装备数据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如有侵权,及时告知

兵事网社区 Ver2.3 兵事网版权所有2020-2030广州兵事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05817931 邮箱:4905984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