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阴经》卷八 杂占●占云气篇 第八十八

作者: 李筌 2021-09-30 18:12:22

1632996731578580.png


  经曰:天地相感,阴阳相薄,谓之气。久积而成云,皆物形于下而气应于上。是以,荆轲入秦,白虹贯日;高祖在沛,彤云上覆。积蜃之气而成宫阙,精之积必形于云之气,故曰:占气而知其事,望云而知其人也。「猛将气」:

  猛将之气,如龙如虎,在杀气中。猛将欲行,先发此气,如无,将行,当有暴兵起。吉凶,以日神占之。

  猛将之气,如烟如雾,沸如火光照夜。猛将之处,有赤白气相遶,猛将之气如山林、如竹木,色如紫盖、如门楼。上黑下赤,如旌旗、如张弩、如尘埃,头尖本大而高,两军相当,敌军器上气如囷仓正白,见日愈明。此皆猛将之气,不可击也。

  敌人营上,气黄白、润泽,将有威德,不可击也。气青白而高,将勇,大战,前白如卑,後青如高,将怯士勇,前大後尖,小将怯不明。

  敌上气黑中赤,在前者,将精悍不可当。

  敌上气青而疏散者,将怯然,军上气发,渐渐如云里山形,将有阴谋,不可击。若在吾军之上,速战大胜。

  敌上气如蛟蛇向人,此猛将之气,不可当。若在吾军之上,速战大胜。「胜军气」:

  气如火光、如山堤、如尘埃粉沸、如黄白,旗旌无风而飘,挥挥指敌,此胜军之气,所在不可击。

  云气如三匹帛,前横後大,如楼椽、如赤色者,所在兵锐,不可击。

  军上有气,如人持斧,如蛇举首而向敌者,皆胜军。气如匹帛者,此助胜之气,所在不可击。

  军上气如覆舟、如牵牛、如斗鸡,所在不可击。

  军上有五色气连天,不可击。

  军上有云气,如华盖、如飞鸟、如伏虎,所在不可击。

  军上气如五马,颈低尾高,如杵、如赤马;在黑气中,如黑人;在赤气中,如杵;在黑云中,如人十十五五。旌旗在黑气中,赤色在前者,皆精悍,不可击。「败军气」:

  败军之气,如马肝、如死灰、如偃盖、如卧鱼,乍见乍隐,如雾之朦胧,此衰气也。若居敌上,宜急击之。

  云气如怀山,从军营而坠,军必败。

  云气自黄昏发,连夜照人,则军士散乱。

  军上有气一断一续者,军必败。

  军上黑云,如牛状、如猪脂、如群羊,名曰:瓦解之气。军必败。

  军上有云气如双蛇,急击勿失。

  军上气,如尘灰、如粉、如烟云雾,勃勃撩乱者,军必败。

  军上有五色杂气,东西南北不定者,或如群鸟乱飞,或纷纷如转蓬,或如败船,或如卧人无手足,或如覆车,散乱不起者,皆败军之气,击之必克。

  军上气上大下小者,士卒日减。

  军上十日无气者,其军必败。

  军上十日无气,忽有赤白气,乍出即灭者,外声欲战,实欲退散,宜击之。

  军上气出而半绝者,欲散;渐尽去走,一绝一败,再绝再败,三绝三败,在东发白气,灾深;赤气如火光,从天而降,入军中,兵乱将死。

  军上气苍,须臾散尽,或前高後卑,或黑气如牛马形,从云气中渐入军中,名曰:天狗食血。其军散败。

  两军相当,十里之内,三里之外,望彼军上气高而前白後青者,败气也。

  云气如人头,鸡兔临军上云盖,蔽蒙昼晦者,宜急走,不然必败。

  军上气,先青而後黑者,其将必死。

  散军之气,如燃生草之烟,前虽锐而後必退。

  军上气如丹蛇者,如尾在云雾中,临军上者,中人与外人通。

  军行有白气,如猪来临者,大惊,宜备。

  日晕有气,如死蛇,属晕者,不利先锋。

  日晕旁有赤云,如悬钟,其下有死将。

  日月晕有背,所临者败。

  白虹及蜺,入营者败。

  日晕有四玦在外,军悉败散;日晕薄及後至,先去其下,败军来降。

  气如人十十五五,皆低头叉手相向,或气如黑山,以为缘者,白气如鸟,趣入屯营,连络不绝,须臾下者,当有来降。「城垒气」:

  正白如旌旗,或白气如旗,而赤界其边,或气出于外,如火烟,或有云分为两截状,如城垒,皆坚而不可攻。

  白气如城中南北出者,城中黑气如星,名曰:军精。急宜解去。

  赤云或黄云临城,城中喜;青云从军,城南北出者,不可攻。

  城中有云,青色如牛头,触人外向者,城中有气出东,其光黄大,坚城也。

  白气中出,青气入北,反覆回还,不可攻。

  凡攻城围邑,过旬,不雷不雨者,为城辅,勿攻。

  城垒气出于外,如烟火者,或如双蛇,举首向敌,或赤气如杵,自城中出向外,内兵突出,客败。

  凡攻城,有诸气自城出,兵不得入。

  蒙气绕城而不入城,外兵不得入。

  日晕有青气,从中出四起者,围中胜。

  凡攻城,有黑气,临城上者,积土固险之状黑者,水之气,城池之象也。我据城敌,不可攻,敌据城,我不可攻。

  凡围城,平旦视围上,气郁郁如火光芒,其势翕翕然者,其方救至;无者,救不至。受围者,望外救,亦以此古。「伏兵气」:

  气如赤杵幢节在乌云中,或如鸟人在赤气中,或黑气浑浑圆而赤气在其中,或白气纷沸,起如楼状,其下皆有伏兵。若军行近山谷之间林坑,甚防之。

  云纷纷绵绵相绞,及似蒿草长数尺者,以车骑为伏兵;如布席,似蒿草长尺许者,以步卒为伏兵。

  黑云出营南,贼逃,我後有伏兵,谨候察之。

  两军相当,赤气,伏兵气。若前有赤气,则前有伏兵;後有赤气,则後有伏兵;左右亦如之。

  黑云变赤及白形如山者,有伏兵;云如山林,或前黑气,後有白气者,有伏兵。「暴兵气」:

  白气如瓜蔓连结,部队相逐,须臾罢而复出,或如八九而来不绝者,有急贼至。

  白气如仙人衣,千万连结,部队相逐,罢而复兴,当有千里兵至。

  黑气从彼来我军者,欲袭我也。急宜备,不宜战,敌还,从而击之,必得小胜。

  天色苍茫而有此气,依支干数,内无风雨,所发之方,必有暴兵。日克时则凶,时克日则自消散。此气所发之方,当有事告急。一人来则气一条,依数计之,若散漫一方,必有众至,依日支干数,内有风雨,则不应。

  伏兵气,如人持刀盾,或有云如坐人,赤色,所临城邑,有猝兵至。

  赤气如人持节,云如方虹,或如赤虹,其下暴兵至。或如旌旗、如虎跃、如人行,或白气如道带竟天,或白虹所出,或赤云如火,或云如匹布,着天经丑未者,天下多兵,赤者尤甚。

  有云如番人列阵,或白气广五六丈,东西竟天,有云如豹五六枚相聚,或如狗四五枚相聚,四方清明,独有赤云赫然者,所见之地,兵起。

  四望无云,独有黑云极天,名曰:天沟。主兵起。

  壬子日候,四方无云,独有云如旌旗,其下兵起,遍四方,天下兵起。

  云气一道,上白下黄,白色如布匹,长数丈,或上黄下白,如旗状,长二三丈,或长气纯如赤而委曲,一道如布匹,皆谓之蚩尤旗见,兵大起。「战阵气」:

  气如人无头、如死人、如丹蛇,赤气随之,必有大战,杀将。

  四望无云,独有赤云如狗,入营,其下必有流血,或独见赤云如立蛇,或赤云如覆舟,其下大战。

  白虹或赤屈虹见城营上,其下大战流血。

  白气如车,入北斗中转移者,大战。云如耕陇,大战。

  日旁黑气如虹,或白气如虹,交见,两军相当,必交战;无军,兵起。

  四五六,虹见,大战。

  日月有赤云,截之如大杵,军在外,万人战死;两军相当,不利先举。

  月初满而蚀,有军必战。

  苍白云气经天,其下有拔城大战。

  赤气漫漫如血色,有大战流血。「阴谋气」:

  气白而群行徘徊,结阵而来者,他国人来相图谋也。不可忽,应视其所往,随而伐之,得利。

  黑气如幢,出于营中,上黑下黄,敌欲来求战,而无诚实,言信相反,七日内必觉,备之,吉。

  黑气临我军上,如车轮行,敌人谋乱,国有小臣勾引,宜察之。

  黑气如引,牵来如阵前锐者,有阴谋。

  天沉阴不雨,昼不见日,夜不见星、月,三日以上者,阴谋也。将军宜慎防左右。

  连阴十日,乱风四起,欲雨不雨,其名曰:蒙。为臣谋君。

  天阴沉,日月无光,有云障之,不雨,此君臣俱有阴谋。两敌相当,则阴谋也。若昼晴夜阴,臣谋君;昼阴夜晴,君谋臣。「四夷气」:

  东夷之气如树。西夷之气如屋。南夷之气如楼台,或如舟航。北狄之气如牛羊,或如穹庐。「远近气」:

  气初出桑榆一千五百里,平观一千里,仰视中天一百里,平望桑榆二千里,登高下属三千里。

  凡候气之法:气初出时,若云非云,似雾非雾,彷佛若可见,初出森森然,若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里以外气也。

  凡候敌上气,敌在东,日出候之;敌在西,日入候之;敌在南,日中候之;敌在北,夜半候之。

  欲知我军气,常以甲己日及庚子戊午日、未日、亥日及八月十八日,去军十里,登高望之,但百人以上,则皆有气。

  凡气欲似甑出炊气,勃勃而上升,外积结成形,而後可占。气不结积,散漫不定,不能为灾祥,亦必和杂,杀气森森然,乃可论也。

  凡军城上气安,则人安;气不安,则人不安。气盛,则兵盛;气衰,则中衰;气散,则众散。

  凡气得旺相色,吉;休囚色,凶。

  军上气,高胜下,厚胜薄,实胜虚,长胜短,泽胜枯。

  凡占灾祥,先推九宫分野,六壬日月,不应阴雾风雨,其占乃准。

  凡候气,多假日月之光,照耀而形,故晕珥抱背,皆出日月之旁,虹蜺相象,莫不因日而见。是故,昼候日旁,夜候月旁,辉光所烛,无得而隐矣。

  凡气见,近三日,远七日,内有大风雨,则不应灾祥。故曰:风以散之,雨以解之。

  凡军行,先观其气。兵,有胜负气、有盛衰气。锐兵强气,伏兵弱气,兵行气行,兵止气止,兵急气急,兵散气没,故曰:气是兵主,风是兵苗。为将者,不可不知也。


各国军力和装备数据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如有侵权,及时告知

兵事网社区 Ver2.3 兵事网版权所有2020-2030广州兵事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05817931 邮箱:490598403@qq.com